王城防火女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我家猎人的小设定与他生命中的一些有趣故事








 看到大家纷纷贴出了自家小猎人的设定,我也忍不住把我家大宝贝的征婚启事(不)贴出来了!!废话比较多,大家见谅








占了tag抱歉
















家里小猎人比较智障,基本可以看成一个弱智 










诚如你所见,猎人的发型在平日里站着不动或没带礼帽的时候是普通的斜刘海中短发。

猎人的发色..极其正宗的黑色,就算在阳光的照射下也不会显出其他任何颜色。










十分容易出汗,因此即使在温带海洋性气候的亚楠,猎杀野兽时总是出一身热呼呼黏哒哒的汗。(出汗时会顺手把刘海沿着猎人帽边边一撩,露出智障一般的大方额头) 








青金石原石颜色的眼睛,似乎有些呆滞








脖子右侧有道疤,横着跨过5厘米的皮肤,被人问起原因来总是吹嘘说以前太有钱,被人绑架砍伤了脖子。但其实是这傻逼小时候不小心把开水翻到了身上,项链在被烫伤的皮肤上勒出了一条印记。 








羞耻感极高。在出过丑的地点或者人物面前总会感到紧张过头手脚冰凉。对于亚楠的印象奇差,在起初挨家挨户敲门的时候曾被骂得哭出来过,离开后再也没有回去。 








在一次猎杀中被村民一叉子和队友一起串成了串串,消散前最后的印象是自己把鼻涕流到了队友的脸上,因此认为狩猎过程中死亡是一件无法释怀的耻点,会尽自己的全力保全性命,抛弃队友或把队友当作肉盾也是做得出来的。 








刚刚梦醒的时候被诊所门口的野兽吓懵了脑袋,导致语言能力下降了不少,平日表情多于言语,是行走的表情包(真的不)




并不乐于帮助别人,但对每个人都超级友善。 








遇见过阿尔弗雷德,但交情不深,甚至没有把该隐赫斯特的邀请函交给他。 












与血鸦单方面因爱生恨,曾经手贱想要摸摸看血鸦的屁股,然而被利落的切下了双手,在梦境醒来后对着人偶大哭了一场,但是人偶并没有给予理睬。至今见到血鸦的第一句问候是我日你先人












对月神有奇妙的倾慕感,并且只对月神才提得起性致(嗯..),在很久很久以后即将要杀死月神的那一刻,扔下了自己的手杖,心甘情愿地被其杀死,从此当上了月神的小喽啰,不仅与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听从指挥混杂在新晋猎人之间带坏小朋友(严肃脸) 






在尤瑟夫卡的诊所中醒来时,他并没有关于自己过去的记忆,在摇曳昏沉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单词


Cas


或许这是其他人的名字,或许这根本不是一个名字,谁在意呢,猎人不在意。无法回忆起任何其他细节,他决定把这唯一仍然存在于记忆中的片段作为自己的姓名,至少,他不会忘了这个。










我呢..认为血源这个平台完美的塑造了一种悲伤致郁的气氛,我家猎人有点傻应该不算欧欧西吧... 








大家没事发个车产个粮的时候也请带上我家的小猎人,毕竟我懒癌入骨,不忍心让大宝贝烂在我的手上(跪)





评论(11)
热度(19)

© 王城防火女 | Powered by LOFTER